铀姬

The dark of a thousand crows

其实想到陀思妥耶夫斯基,脑海里第一个名字不是屠格涅夫,不是彼得洛维奇,不是涅朵奇卡,不是费奥多尔,是阿尔马佐夫。

阿尔马佐夫这个ID我用了好久,搅水泥的老头子,只出现一次,只是说,他在搅水泥。不知道他的名字,故乡,婚姻,喜怒,我只是知道他在百年之前,在一个灰色的院子里搅过水泥,搅得很用力,被一个郁躁自厌的青年看在眼里。然后被百年之后一个郁躁卑劣的女青年看在眼里。他可能根本就不叫阿尔马佐夫。

总感觉自己和他一样,皱着眉头搅着水泥,从闷热的清晨搅到闷热的正午,搅到闷热的夜晚,然后在阴暗的通铺上躺平,呼吸。内脏以病态的热忱微微颤动。

2016-08-05 热度:7

近期混更

2016-08-05 4张图片

👏🏻

2016-07-07 热度:2

忙里偷闲

2016-06-09 评论:2  |  热度:11 #摸鱼

开始稍微学点AI 初次实验是给社团搞个logo(第一次用AI 🙏🏻

2016-05-29 4张图片 评论:1  |  热度:9

夏天快到了

2016-05-14 评论:1  |  热度:1

100% overwhelmed with spones feelings

2016-04-15

初中听张楚叔叔,高中听张楚哥哥,大学大概又能听一次张楚叔叔
那是水在叫喊的声音

2016-04-15

今天突然想到,要说最喜欢的法扎场景,其实是
酒馆⋯⋯
人生得意须尽欢,那个调我也很喜,实际上这首歌听了太多遍都快会唱了。
我以前最害怕酒,说“什么最可怕呀?”我百分百会答酒鬼,真的会。因为酒会让人失去理智,没有理智的人是不可预料的。
所以现在才这么喜欢酒

2016-03-27 热度:3
2016-03-21 热度:5 #狮子

© 铀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