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姬

The dark of a thousand crows

没校对大半夜鸡血打的段子不要揍我

摇滚乐队AU

萨列里把头埋在枕头里,像一只等待处决的鸵鸟;莫扎特站在床边,手足无措地看着他。萨列里最终把手从枕头下抽出来,发出一声溺水似的呻吟。

“我尊敬你的音乐。”他用沉闷痛苦的声音说。

然后他抬起头,看向莫扎特迷惑的双眼,莫扎特也看着他带着黑眼圈的、疲惫的眼睛。他心跳得很快,重击着肋骨,咚咚地在耳膜上回响,他的呼吸也很急促,但这绝不是因为他“尊敬他的音乐”。萨列里感到羞耻,自己竟然拜倒在这样一个毛头小子的破洞牛仔裤下头。

“我也尊敬你。”

也许他还有反客为主的机会,因为那个毛头小子还不知道,他憎恶他、嫉妒他,在冷静和成熟的外皮下、他几乎控制不住想亲吻他手指的欲望。

“你是个真正的天才。你高于我,你高于所有人。”

他的确不应该说出来,现在没有回头路了。

他的理智被情感降服。


早上,他还和几个乐队元老喝着咖啡、嘲笑着近来某个大放异彩的年轻人,因为他将会像流星似地转瞬即逝,他想起他的星光似的金发却没有停下恶毒的笑声;到了晚上,他就忍不住混进观众狂欢的队伍,在舞台下注视他摇曳的天神似的身姿。他也许产生了独占欲,只能对抗自己过于巨大又不切实际的欲望。


他应该要陷害他,但他想为莫扎特献出一切。他想要顺从他、想要献予他财富、名誉和生命,为他死去,为他死去并且为他杀死敌人。到头来他还是卑劣的。他只是想要接近他的光芒,在某种意义上占有他,他想停止但停止太难。


萨列里突然地决定,管他呢,让我毁灭吧。


“我想要吻您。向您忏悔。” 萨列里翻过身,伸手抓住莫扎特的T恤,把他拉向自己。 莫扎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脸先是惨白、又迅速因羞怯涨得通红。

“我……呃……”他结巴地说,“如果我早知道……”



然后他俯下身来,在萨列里绝望的目光里,纯洁地碰触了他的嘴唇。
评论(6)
热度(45)
  1. 云麓十洲铀姬 转载了此文字
    吃一口管一个月……

© 铀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