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姬

The dark of a thousand crows

从此以后,将有公义的冠冕为你留存。——哀10th

几乎要泪目

Satie:

*RTD主编剧集看完,泪腺崩坏
*胡言乱语,逻辑混乱注意
*剧透注意




他长久地凝视,目光穿透宇宙,直到时之终结;
他踽踽独行,形单影只,然后回到一切之前。


一.
似曾相识吗?自战争中诞生,满腔热血与愤怒。

我一直在想,Rose的结局是否是最幸福的一个。有很多人说是,因为她拥有一个你。

你挚爱的女孩。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她向你露出默契笑容的时候?
是她毫不犹豫地跟随着你的时候?
是与狄更斯相会的那夜,你们五指相扣的时候?
是她开启TARDIS之心,来到你面前的时候?

“Rose Tyler,you are fantasitic.”
你曾笑着这么说。

是不是900年的岁月太过冷峻孤高,使你离开自己的母星时,已不再奢望能有任何人爱你,和被你所爱。
因为很久很久以前,Bad Wolf曾朝你微笑。

她说:“代价是,你活下去。”

当你脱离愤怒和孤寂,总算有了一张你想要的帅脸时,你朝她毫无戒备地笑。
我注意到你时,是在新(X15)纽约城。你展开长长的风衣,和金发女孩儿一同躺下;你握住她的手,单纯快乐地微笑。
空中弥漫着苹果草的香味。

而从这一刻起,你的笑容维系着我的呼吸。

你爱她。
——因为你孤单的身影旁终于能再添一人?
“我相信她。”你说过。

你失去了她。
——失去是什么?
是你大声叫喊;眼神木然,不悲自哀。是你燃烧了一颗恒星来向她告别,那句话却永远遗失。我听到过的最浪漫的话,却化作悲哀的尾音,永远遗失。

“勇敢的女孩将战死沙场。”
Rose Tyler,她是多么奇特的女孩。
她赠予你信任,她用自己的柔美抚平你心中的伤痕。
所以你才能满怀爱与慈悲。
所以告别是那么痛苦和悲伤,影像消失,你呆呆地流下泪水。

然而你毕竟是博士,永远向前奔跑,永不回头。
因此,当她再次归来时,你没有挽留她。
Rose Tyler得到了你/失去了你。
她与你共度余生/永隔宇宙。

因为,作为时间领主的你,没有得到任何东西。

——最后的最后,你回到一切之前。

——“新年快乐。”你躲在街角,等着对她说出这句话。
——“新年快乐。”金发的女孩儿善意地回应陌生人,露出甜美的笑容。

——“噢天啊,你喝了多少?今天是2005年1月1日。”
——“再见啦。”她轻盈地转身,向家的橘黄色灯光奔去。


“——你会拥有精彩绝伦的一年的。”你轻轻地说,露出的笑容那么悲伤。


噢,Rose Tyler,Rose Tyler。直到最后,你都没能拥有她。
你们来不及拥有对方,就已经失去,永远失去,完全地失去。

所谓温柔与爱,哭泣与泪,并不是软弱无力的事物。
它浇灭满腔热血,止住染血刀锋,心怀万物。
Rose给了你爱。它成就了你。
一个永不拿武器的博士。

你在时间之外穿梭/在星际之间游弋。
而终有一天,她将化为枯骨/她已化为枯骨。


二.
她不是一个依靠博士的女人。
她是一个独立的女人。
她可能无比聒噪,喜爱传递八卦;她可能很糊涂,却将一切看得清楚。

她是一个平凡到渺小的女人。
她是你最好的朋友。

她会毫不留情地讽刺你说“太空人”;
她会朝你大喊大叫;
她也会体贴地拥抱你;
她也会哭泣着哀求你拯救那一家人。
“Donna,human,NO!”那个红头发的女子曾经这样大声说道。Donna永远有自己独立的想法,永远能气的你咬牙切齿。

她于你是怎样的存在呢?
如果Rose是抚平伤痕的泉水,那么Donna就是治愈伤痕的一阵清风。
她能让你忘记伤痛,开怀大笑。甚至肆意奔跑,没心没肺。

她说过,想与你永远一起旅行。
为什么不呢,Donna。我猜你这么想过。为什么不呢?

Donna Noble是宇宙中最重要的女人。
没有她,星星将会黯淡,地球将会覆灭,而你会死。
那个红发的,公司的临时工,在Dalek的战舰上神采飞扬起来,流露出自信的微笑,因为时间的记忆尽在她脑中。

——博士知道,没有永远。

Rose Tyler拥有人类的你,Martha Jones找到了爱情和信念;Donna,唯有她,拯救了世界的女人,没有记得的权利。
她总是在错过,一直在错过;错过自己的爱情,错过自己的一生。

哪怕Doctor Donna的名字在几百年后,几万光年外的星球上被冰川上的种族颂唱,哪怕宇宙因她而恢复光芒,她的余生也不得不在遗忘中度过。

于是你默然无言,与她作别。
到了最后,她不记得你。

一次次的失去印在你的心中。
你失去了Rose,失去了Donna。
你连累了Martha,你眼见了Master的死亡。
曾经的欢乐变得沧桑,曾经澄澈的眼眸溢满悲伤。
到了最后,你还是孤身一人。

“我失去了他们,我失去了所有人。”
“再也不要了。”


三.
那两颗苍老的心已经要停止跳动,那些痛苦的记忆即将化作过往四散;你将重生。
可你仍旧留恋那一点点的美好和祈愿,不愿离开。

“我不想走。”

——我只愿满含热泪为你祈祷,拭去你眼中泪水,亲吻你的额头,替你死去。

可是那美好的仗你已经打完,应行的路你已经行尽,当守的道你守住了。


四.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你留存。




2014/5/2

评论
热度(23)
  1. 铀姬灰曜日 转载了此文字
    几乎要泪目

© 铀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