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姬

The dark of a thousand crows

bullshit

我的未来是考大学,读书读到变成黄脸婆,然后找份实在的工作,养爸妈,结婚,养孩子。


我的理想是学会驯兽。在非洲搭帐篷,看夜空,把脸埋在狮子蓬松的毛发里大口呼吸,睡在蟒蛇和蜥蜴中间,当我眺望地平线时,金刚鹦鹉和数不清的乌鸦站在我的肩膀。
我要买一只沉静的章鱼,握住它阴凉柔韧的腕足,隔着玻璃吻它,在它将死的时候,和它抱在一起。



我的梦想是做宇航员,从头盔里向外看,看见整个温柔的暖洋洋的深邃的远方,听见自己的呼吸,听见广袤的梦境里唯一的声响。
我要去月亮,去火星,去好多没去过的地方。我要死去,我一个人,也许还有别人,我们在火星的尘埃里,在安静的日子里一同死去。我的宇航服里会长满青苔,小小的蘑菇和霉菌会遮盖住透明的面罩,我的尸体会变成一个星球。在一个安静的日子里,在一声不吭的尘埃间,我会扶育这些噼啪炸响的、活着的、温暖的恋人们。我会看见温柔的黑暗,因为黑暗和真空是暖洋洋的。




我的幻想是变成一只又大又笨拙的棕熊。

我喜欢熊。

我下辈子……就是一只熊。我闭上眼睛就能看见,春天正好的时候,明媚的太阳,刺得我要流泪。天蓝得像它本来就应该有的样子,阳光倾盆地泼洒下来,我坐在坡地的上端,面前是一块没有树的溪谷,青草绿而鲜美。我是棕色的、巨大的,我的皮毛泛着光亮。我用爪子握住脚掌,骨碌碌地滚下山坡,身上粘满了草的碎屑和凉丝丝的汁液。

我的脸贴着泥土,蒲公英香气扑鼻。

我也是会吃蒲公英的——我是只棕熊,没什么我干不了的。一边吃,我一边笨拙地捞鱼,一边吃还一边笑。到了晌午,我会发疯一样在树林里奔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唱歌,敲打一些看起来诙谐的树干。

到了晚上,我露着肚皮数星星,把蒲公英堆在身侧。在清香的草叶间,我会做许多美梦,梦见我是个人类,梦见我过了一辈子,梦见我想当一只棕熊。当我醒来,我会把这些梦都忘记,因为我是一只大笨熊,什么也记不住,什么也不去想。



我还想当章鱼,或者一个红色的消防栓。我想当生产气球的人,给章鱼产出能飘在空中的水球,让它能和猫狗一样,当做宠物来养。
章鱼好可爱。


……

只是梦而已嘛。

评论(3)
热度(15)

© 铀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