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姬

The dark of a thousand crows

一点感想

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翻译。虽然不长,不到万字。读了数遍,翻了两天。罗致小天使帮我鸡血校对俺们聊得很high。

 


一开始遭遇了困难,作者怎么也不回复,记得我差点去找之前留言里留过邮箱的俄国Translator,问问她知不知道作者邮件地址。因为是半夜,想着明早再发,结果起床一看作者竟然回复了!超开心!


是一篇很好很好的好文。初看只觉得很甜,初翻却觉得虐,把自己虐哭了两次。


我醒来时,他是鸟雀的欢歌;我入梦时,他是星辰光辉的闪耀。在这二者之间,我一切的行为和思绪都是为了他,但他却——不这么认为。可是,哪怕仅仅如此,我就已经心满意足。


我就已经心满意足。



“你,先生,”Grantaire将瓶口覆在Javert唇上,帮助他汲取着酒精。“你真是对玩笑一窍不通,不是吗?”他利用警探目前有口难言的事实,继续说道。“你也全然不懂爱情。但这两点瑕疵眨眼间就能被治愈。”他把瓶口从Javert嘴唇间抽出时,警探发出了一声微弱、湿润的噪音,他们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如果我们不是注定要死在今晚的话。”Grantaire轻轻地补充道。



如果我们不是注定要在今夜死去。



好吧,这个故事里,Javert先生没有死(或者他死了,和Jean Valjean一起)。但我们伟大的领袖和我们的好孩子格朗泰尔,最终并没有改变命运。(或者你可以把这当成一个革命成功的平行世界,毕竟一切皆有可能)。也许他们死在一起时能更痛快、更幸福些吧。



翻译时夹杂了自己的私心(“马马虎虎算是一点实话吧”),把明明可以翻译成自白的单词翻译成了告解。哎呦,我也不知道。




你属于革命。

我愿献身于革命。


有没有注意到大E那句“连伽弗洛什也走了”?

大E你究竟要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你倒是做啊!???!!!!




大R吻了,J先生吻了,连中年老处男JVJ都吻了……但大E最终还是没能吻任何人。Hail JVJ,专业FFF团长是也。



Jehan是个好诗人。好顶赞。小马是个好痴汉。




如果大家真的都活下来了ER和J都跟JVJ回家了小柯也许会觉醒奇怪的爱好吧。这样不好啊JVJ大大,孩子成长的环境很重要啊。







一个崭新的黎明正在降临。



(其实一开始翻译这篇文的源头是罗致看了LM然后萌起了吉诺曼爷爷然后我们就聊起了小马聊起了ABC然后木木也看了LM但她是JVJ受党再加上ABC狂热的TT于是四个ABC在一起疯狂ABC于是我就鸡血地大叫“你们知道吗有一篇RJ还特别萌!!”于是就去翻译了。)


(鸡血大法好。)

评论
热度(9)

© 铀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