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姬

The dark of a thousand crows

random

听了李荣浩的《李白》,忽然想起了柳永。我的语文老师好像特别喜欢柳永,提诗词必提柳永,她的简介每次都一样。她说:“柳永才华横溢,但境遇不好,有伤今之悲,尤其是他死的时候……”几乎全班都能接上下句:“……都没人来下葬,最后是全城所有的歌女凑钱给他入殡。”

这直接导致我对柳永本人充满了美好的遐想。一列软玉温香、缥缥缈缈的歌女,随着一个淡漠的匣子走成很长一道细线,匣里有一具枯干的肉体,怎么这么美啊。大卫、拉马克( is dead~),不管多悲壮、描写多详尽,都比不上“全城的歌女”这几个字震撼。可能女性就是带有一种天然的美感、神秘感,要不然为何——就算在希腊神话里,怀孕、生产和昳丽的少女似的男性都有那么流行。肉体盘旋而上,秀发、柔和的肌肤、红润的面颊。昨天复习了卡拉瓦乔,看着他笔下的男孩仿佛每个都是从女孩里脱身,也许的确每个孩童都是女孩,所有温存、蛮不讲理、柔和的美的事物都是女孩。……这么说有点性别歧视的意思。

另外女性秃头就是少啊!哈哈哈!=_=

评论(4)
热度(5)

© 铀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