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姬

The dark of a thousand crows

一篇文的结尾

在故事的开头,他就是这样遇见了安灼拉。他足上踏过厚底的牛皮凉鞋、穿过罗马式的长袍、马甲、衬衫,金属框的眼镜,安灼拉是一团飞行的小小火焰,一团岁月中的战栗的萤火。他的手引导着他,他们向着黑暗翱翔而去,公白飞感到鲜血浸入了他的口腔,然后是耳膜,然后是心脏,因为他竟然有了血管搏击的错觉。他伸出手,抚摸过荷马利亚的两颊,寻找着他热烈的、能够看透妖魔的渗着血的眼睛,抱住他,抱住一团火,抱住他的黎明,去选择一种长久的温和的荫翳,于是血液在喉咙里流动,下沉,下沉,地面在颤抖而他没有,月亮在旋转,野草在旋转,但他凭附在温热的躯体之上,他感到无比安全。安灼拉,古费,格朗泰尔。热安,弗以伊。巴阿雷。若李,博须埃。安灼拉。安灼拉,他颤抖地祈祷,安灼拉,安灼拉。再见,再见,再见,再见,缪尚的桌面上酒香四溢,鲜艳的脸颊还在吸气然后呼出,天下着雪,好像一千只蝴蝶,一路结着队,飞向遥远的遥远的街道的对面。

安灼拉说:“没关系,飞儿,没有关系。”

评论
热度(37)
  1. 头孢配酒铀姬 转载了此文字  到 Geronimo!

© 铀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