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姬

The dark of a thousand crows

花痴一个

我喜欢的人比我早出生两百年,姓陀。
叫陀思妥耶夫斯基。

其实我还有一个初恋叫鲁迅,但是后来我发现他是个银镯男子,就把他的书都藏起来了。唉。


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件很羞耻的事。
别人问你,你最喜欢作家是谁啊?你答,我最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别人就要问你:什么司机?你就得说,呃,写罪与罚那个。

尤其当你觉得把罪与罚作为代表作是对你男神的侮辱的时候,尤其羞耻。


我对老陀爱得癫狂。我打心眼里觉得,他是俄国同时期最天才的小说家没有之一。什么托尔斯泰,屠格涅夫,跟他一比都像小孩儿玩儿泥巴似的,逊爆了。


简单来说,托和屠的作品是写给赞同者的。对于他们的反对者和普通人民,那种大篇幅刻意制造情节说理、完全不感人、不触及本质的作品,并不能起到改变其思想的效果。当然,在这个托屠思想是主旋律的时代,他们被推崇是自然而然。他俩都不适合当作家,适合当思想家。……诶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去看看老托的中短篇和老屠的长篇,吓尿你哦。

而老陀是个有生活的人。他受过苦,直面过死亡,而且他有精神疾病(癫痫),他明白一条蜿蜒的路应该怎么走。他是个斯拉夫主义,是个教徒,他着眼于最本质的东西——高尚。

这种高尚很简单,就是希望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不贪婪,在自己好好活着的基础上,也尽量让别人好好活,活得和自己一样好。这种高尚很简单,就是相信爱,相信人活着最终是为了精神上的幸福(这也是现实,所以说机械唯物主义还是免了)。

老陀总是提到俄罗斯民族所有的、令人相信这个民族能被拯救的一种灵魂里的东西。他没有挑明过。但我觉得就是高尚啦。

……不写了不写了,怕别人烦。

评论(1)
热度(7)

© 铀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