铀姬

The dark of a thousand crows

HP中篇同人 《蜂后》 引子&第一章

四年以前的坑,但是现在看起来很带感,想写完orz




category:《哈利波特》系列小说
pairing:非言情,德金/哈金暗示,伏金互动
warning:第七部剧情捏造,黑暗向,角色死亡



简介:金妮杀死了一名不存在的女人,连同着目击者马尔福一起被确认为疯子。逃离医院后,他们加入了食死徒。



 引子

* * *
 白光在所有的街角戳刺,蔓延并无休止地流动于街道。岩石的底部不再阴郁,我在炽热的光芒中开始眩晕。这不是正义,这不是正义。
 我们并肩而行,共同失去欢乐。请把安静平和的黑暗还给我,有时我甚至需要打开衣柜的门和书柜的门,在清晨隐秘的激情中观察阴影的变换。我丢弃正午的光辉与午夜的明亮,我丢弃你们的笑与你们的游戏,我丢弃丝绒,后冠与杯子里的酒,我要我的影子与我的平静。

 我在顶楼注视这座光明的城市,它伟大如神灵,或者它本身就是神灵。

 你们的脸与他们的脸相溶,但你们不是这座城和城里的一切。

 徘徊,遗忘,蜕变。
 狂热,高傲,无知。
 忧郁,沉默,逃离,阴冷,惊惧,猛然惊醒,不知所踪。




第一章


吉尼弗拉•莫丽•韦斯莱赤身裸体地直立着,注视着镜子里的女人。她站在冰凉的地板上,却眩晕如伫立在荒草间的巨大石像,由地面向天空伸延,坚硬而丰满。
她面颊稍胖,头发不健康地闪烁着,烫伤从喉头延伸至锁骨,像从高空俯视大地一样布满了红色斑点。但这不影响别人——特别是九点过后仍不归家的胖男人——色迷迷的目光。她当然不是妓女,但并不介意被搭讪:如果你渴望死亡,给予你最后的欢乐是她的仁慈所在。贞操,贞操,贞操。无聊的道德,她早就不关心了。

洗手池边溅满了水,浸湿了火柴和抽了一半的、皱巴巴的香烟。她的双臂支撑在台面上,整个手掌淹没在冰凉的洗脸水里,头发正发出不会消失的烟草味儿。现在她只是静静地等待一切恢复如初,臆想中抚摸着自己的双肩。地上的碎玻璃颤抖,然后在魔咒的驱使下慢慢聚拢,回到破碎之前的样子。

希望在冰冷的麻瓜洗手间里把自己弄得像个人样真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自从童稚从她的身体里逃去,阳光从门眼里流走,她觉得过去的自己无比愚蠢。她是一条单一的光线,从始至终,明丽丰满永无尽头,却因过度刺眼而被拦腰截断。她迈着两条光洁的腿行走,欣赏自己身体的美丽,却在半路发现自己一丝不挂。于是她开始厌恶。肉体这码事——丰满,干净,空白,虚伪,陈旧,无法销毁,令人作呕。

一道嫩粉色的长疤从左乳下方扭曲地爬行到小腹,蚯蚓一样无时无刻地蠕动着。钻进她的肚脐,进入肠子,胃,胸腔,肺,缠绕于肾脏之间,在气管里湿滑地扭动身躯,然后爬进喉咙,挤压她的舌头,在她的耳边轻舔,对她软绵绵地絮语——

“金妮……金妮……金妮……”


这让她变得危险而阴郁,但这两样却使男人着迷。他们碰触光滑的皮肤时,用另一只手抚摸紧绷的结痂,认为自己以魅力俘获了女强人的心。

”每个可爱女孩儿都有独特的怪癖,亲爱的。”




* * *



英格兰的各种小旅馆里,总是发现蜷缩在床上死去的绅士:一丝不挂,嘴角沾着红色唇膏。

很长一段时间里,小韦斯莱都偏爱红色---格兰芬多或伏地魔的眼瞳,奇妙的组合。



* * *

”蛆虫,甜心,你我都一样。”

评论(2)
热度(13)

© 铀姬 | Powered by LOFTER